Hot Topics 娛樂追蹤

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 全球第一個被新冠病毒「亡國」的國家 - 赫特河公國  

2020-10-06 (星期二)

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 全球第一個被新冠病毒「亡國」的國家 - 赫特河公國

新冠疫情殺傷力大,已令全球多個國家的經濟民生受挫,但打擊最嚴重的,肯定是位於澳洲內陸的赫特河公國(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),因為它是第一個被新冠病毒導致「亡國」的國家。

赫特河公國建國 50年,在全球眾多的微國家(micronation)當中,是近代少數曾與澳洲政府抗衡並宣戰的國家。然而,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至今天,靠旅遊業維生的赫特河公國收入銳減,無力償還積欠澳洲政府高達 300 萬澳幣的稅金,在今年 8 月不得不宣佈要回歸澳洲,並出售國土來付清稅金,它的末代領導人卡斯利親王(Prince Graeme Casley)看著爸爸辛苦建立起的國家,50 年後結束於他的手上,也表示「無限沮喪」。

The 50-year reign of an Australia-based micronation called 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 (often referred to as Hutt River) has come to an end.  This self-declared principality used to issue its own passports and once even declared war on Australia. But the economic impact of the COVID-19 pandemic, coupled with a giant tax bill, have forced the principality to announce it will finally surrender to Australia.

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 全球第一個被新冠病毒「亡國」的國家 - 赫特河公國

赫特河公國位於澳洲西部大城市珀斯(Perth)北方約 500 公里,國土面積和香港島(只是香港島,不計九龍、新界和離島)差不多(香港島 78.59 km2,赫特河公國 75 km2),但人口卻差天同地(香港島約 130 萬人,赫特河公國 26 人)。

國家雖小,但一個國家該有的他們也全數具備,赫特河公國不但發行自己的護照、簽證、駕照,國內設有郵局發行郵票,據說還在包括美國、法國在內的 10 個國家設有 13 間駐外機構。這個公國主要由王室負責統治,卡斯利親王的父親兼國父李歐納德親王(Prince Leonard Casley)於去年不幸駕崩,之後卡斯利親王便以統治者的身分持續統領。

像農莊多過像一個國家的赫特河公國,過去曾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,其中台灣和香港的觀光客尤其多,他們對這種「國中國」的運作特別感興趣
像農莊多過像一個國家的赫特河公國,過去曾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,其中台灣和香港的觀光客尤其多,他們對這種「國中國」的運作特別感興趣
 在 Royal Art Collection(皇家藝術收藏館)外,展示著一尊由加拿大藝術家雕刻的巨大李歐納德親王半身像。
在 Royal Art Collection(皇家藝術收藏館)外,展示著一尊由加拿大藝術家雕刻的巨大李歐納德親王半身像。

赫特河公國國內通行的貨幣是 Hutt River dollar(赫特河元),遊客們可以用 1 赫特河元兌換 1 元澳幣,並在國內的紀念商店購買紀念品。另外,公國還設有海軍、陸軍以及軍事學院;而他們的 Royal College of Advanced Research(皇家高級研究學院),也曾完成數份宗教和物理領域的研究。

在建國之前,李歐納德親王本是澳洲西部的小麥農民。1969 年,他因為小麥生產問題和政府爭持不下,一怒之下便宣佈建立赫特河公國。圖為李歐納德親王和妻子雪莉王妃(Princess Shirley)。
在建國之前,李歐納德親王本是澳洲西部的小麥農民。1969 年,他因為小麥生產問題和政府爭持不下,一怒之下便宣佈建立赫特河公國。圖為李歐納德親王和妻子雪莉王妃(Princess Shirley)。
 原來在澳洲,任何人在自己的家或自己的土地上自立為王,並不犯法,但仍然要向澳洲政府交稅和遵守澳洲的法律。圖為赫特河公國的末代皇帝卡斯利親王。
原來在澳洲,任何人在自己的家或自己的土地上自立為王,並不犯法,但仍然要向澳洲政府交稅和遵守澳洲的法律。圖為赫特河公國的末代皇帝卡斯利親王。

卡斯利親王身為赫特河公國的末代君王,看著國家沒落衰亡,他也感慨地說:「在我母親於 2013 年去世後,整整 5 年的時間我都在我父親身邊工作。在父子之外,我們更發展出深厚的同僚情誼。」 他也表示,他的父親在過去 50 年親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話,赫特河公國的故事不會隨著公國畫下句號而遭人遺忘。

對於居住在赫特河公國的二十多位國民來說,赫特河公國就是他們平靜樸素的故鄉,從今開始要「歸入」澳大利亞,成為澳洲國民,雖然能有更好的發展,但一定也會感到若有所失吧?